以前买布要凭票,他为取消布票做了这件事

以前买布要凭票,他为取消布票做了这件事

时间:2020-01-10 14:1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的纺织工业仅仅是没收官僚资本的一些工厂,加上民族资产阶级手中的一些生产能力,根本不能保证人民有衣穿。

经过第一个五年计划和第二个五年计划的艰苦积累,到20世纪70年代,棉纱产量虽然名列世界第一,但还是得靠着每年15尺布票才能保证7亿多人民有衣服穿。

改革开放后,中国纺织工业以两三年就翻一番的速度高速发展,特别是加入世贸组织后,物美价廉、做工精良的中国纺织产品风靡全球。中国纺织工业的强大是几代纺织工程技术人员和无数纺织企业职工前赴后继无私奉献的结果,其中 纺织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梅自强 ,就是为了新中国纺织工业贡献出毕生心血的开拓者和实践者的杰出代表之一。

梅自强

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他带领的团队 奋斗了8年,研制出具有当时国际先进水平的国产高产梳棉机 。这一成果,确立了梅自强在中国纺织工程学术上的历史地位。

对这一成果,原纺织工业部科技司负责人认为, 梅自强是我国现代高产梳棉机研究的奠基人 。他领导的高产梳棉机研究组成功地开发出我国第一代金属针布高产梳棉机,是纺织梳理技术和设备的革命性变革,突破了纺织生产技术的重要瓶颈,是我国纺织工艺技术现代化的关键性事件。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王天凯说:“梅自强在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研制成功的高产梳棉机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在计划经济年代,中国人民是靠每年15尺布票去穿衣的, 1983年全国取消了布票,梅自强做出了重要贡献 。”

梅自强在莫斯科纺织学院做试验

梳棉是纺织工程中纺纱的关键工序。到纺织厂的棉花原料,都是棉纤维纠结在一起的纤维团块。经过第一道开清棉联合机加工后,棉卷或散棉中的纤维呈松散棉块、棉束状态,并含有不少杂质。其中多数为细小的、粘附性较强的纤维性杂质(如带纤维破籽、籽屑、棉结等),所以必需将纤维束彻底梳理,分解成单根纤维,清除杂质,使各配棉成份纤维在单纤维状态下充分混和,最后制成均匀的棉条以满足后续的并条、粗纱、细纱工序的要求,才能纺出纱来。

用生活常识来比喻,梳棉,就像是梳头,纺纱,就好像是扎辫子。要用梳子把“一团乱麻”的头发,梳理成一根根顺滑的、干净的单根头发,才好扎辫子。

1955年夏在苏联攻读研究生时的梅自强

1958年秋,梅自强团队研制的第一台样机参加了莱比锡国际纺织机械博览会,该样机每小时的台时产量达到15千克,是当时国产机型效率的3倍,这台样机立即引起了国际同行重视。然而,梅自强他们已经将目标瞄准了25千克的世界先进水平,并开始继续攻关。

梅自强率领科研团队艰难攻关的时候,正是我国遭遇连续的自然灾害,国民经济陷入困境最为严重的三年。在青岛国棉五厂科研期间,食堂开始还有玉米饼供大家充饥,后来玉米饼变成了地瓜干,再后来连地瓜干都没有了,只有一种叫“地瓜面儿”的窝头。

梅自强回忆说,那东西不仅难吃,要命的是吃下去后强烈地反胃酸。后来他们发现吃咸菜可以中和胃酸,遗憾的是当时想找点咸菜都找不到。

那时候研发实验工作非常紧张,大家每天都要工作十几个小时,有时候实在饿得受不了,只好半夜烧开水喝,因此,梅自强和工作小组的一些成员都患上了胃病、胃溃疡,几十年都没有治愈。

梅自强在纺织科学院实验室

从1961年到1963年,是国产高产梳棉机在理论和技术上获得突破的关键时期。在此期间,生活和工作上的每一件小事,都让梅自强多年以来难以忘怀。

在上海,他们每顿饭都可以分到一小块红烧带鱼,这在当时是有钱也买不到的东西。每天加班到半夜,还可以吃到一碗阳春面。

后来他们发现,除了工作组的同志,上海国棉一厂没有其他人能享受如此待遇,就连上夜班的工人师傅和厂级领导,也只有杂粮充饥。

最后他们才知道,这是纺织部领导为了支持国产梳棉机的攻关,技术司司长张正文特批3000元,帮大家改善工作和生活条件。

领导的关心与爱护极大地激发了梅自强等人的干劲,他们夜以继日地测试数据,分析改进,每天工作长达12小时。

1969年,纺织工业部五七棉纺织厂工地

高产梳棉机研究工作从1958年至1966年,历时8年。从小试、中试到大面积生产试验,试验工作从青岛扩展到山东、河南、浙江、上海又回到青岛。

期间,他们三次大幅度修改设计,研制出了三种型号的样机,三次批量制造生产,终于使国产梳棉机的台时产量由5公斤左右提高到25公斤,达到了当时国际先进水平。

2005年梅自强在上海国际纺机展

梅自强十分庆幸自己学习的是纺织专业,因为能亲眼看到自己为之奋斗了一辈子产业的崛起,看到中国成为了世界纺织第一强国。

中国纺织工业大到了什么程度?又强到了什么程度?从2010年以后,中国的化纤产量一直超过全球产量的50%,高峰时达到70%以上;棉花和麻纤维的产量一直稳居世界第一;真丝、羊绒等珍稀纤维的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80%以上。中国的纤维加工能力占到世界总能力的50%以上,服装加工能力也占到了世界总产量的半壁江山,中国纺织品出口占世界纺织品贸易总额接近40%。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 中国一个国家的纺织生产能力,超过了除中国以外全世界所有国家的总和。

海峡两岸纺织科技信息工作联谊会期间,

中国的纺织工业,不仅解决了14亿中国人民的衣被问题,还支撑起世界人民对纺织产品的需求。如果中国纺织工业突然“停摆”,对世界的影响是无法想象的。

在中国纺织工业崛起的过程中,梅自强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梅自强应邀来天津工业大学纺织学院

梅自强院士生平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