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工资制度改革了 电力人的工资会上涨还是下

国企工资制度改革了 电力人的工资会上涨还是下

时间:2020-01-09 16:3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作者:刘青山)

不过,有很多人提到,文件理解起来不够直观、形象。为此,《国资报告》记者结合部分专家观点,对文件进行研读,试图把文件语言翻译成跟大家直接利益关切的内容。

这一文件呈现出六大亮点。文中灰色括号部分、蓝色字体部分均为记者个人理解。未必准确,仅供参考。

其中,本文有关小明2018年工资的任何推断,均是假设。因为文件目前尚未开始执行。按文件表述, 各级履行出资人职责机构要抓紧制定所监管企业的具体改革实施办法,由同级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会同财政部门审核后实施。 可见,文件当于近期开始执行,预计对2019年的工资总额产生直接影响。

一、问题导向

对于这一点,中国企业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李锦有着深入认识。

为什么要发这个文件,解决什么问题?意见称,现行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还存在市场化分配程度不高、分配秩序不够规范、监管体制尚不健全等问题,已难以适应改革发展需要。三大问题,点得很明。怎么做?意见做了明确回答:以增强国有企业活力、提升国有企业效率为中心,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国有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 。

二、坚持分类分级管理

文件把国有企业分为五大类。其中前三类主要集中在国资委系统,金融类和文化类在各层级所属不一,中央层面主要是由财政部履行出资人职责,地方上有的归国资委监管,有的在财政部门。其中金融类又进一步分为两种。

1. 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国有企业 (比如中国建筑、中国建材、中国宝武、国投等,这一类在国有企业中占比最高) 应主要选取利润总额(或净利润)、经济增加值、净资产收益率等指标 。

是从中选择其一,还是综合测算?综合测算的话,每一项的权重是多少?选择其一的话,企业可以选取对自身最有利的一项。

下文所举栗子,均以利润总额为依据,未必完全准确。

2.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国有企业,(比如中铁总公司、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三桶油、十一家军工央企、中国商飞等),在主要选取反映经济效益和国有资本保值增值指标的同时,可根据实际情况增加营业收入、任务完成率等体现服务国家战略、保障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运行、发展前瞻性战略性产业以及完成特殊任务等情况的指标。

也就意味着,除了参照第一类的经济指标外,还要考虑规模、特殊使命等因素。但各项因素的占比没有明确。

3.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为主的公益类国有企业,(地方国企中的地铁、公交、供水、供暖、供气企业等),应主要选取反映成本控制、产品服务质量、营运效率和保障能力等情况的指标,兼顾体现经济效益和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的指标。

4.金融类国有企业,属于开发性、政策性的,(比如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应主要选取体现服务国家战略和风险控制的指标,兼顾反映经济效益的指标;属于商业性的,(比如工、农、中、建、交,中信集团、光大集团、中国人保等),应主要选取反映经济效益、资产质量和偿付能力的指标。

经济效益指标应同样是指利润总额、净利润、经济增加值、净资产收益率等,此外可能比实体国企增加资产总额、负债总额、不良贷款率等指标。

5.文化类国有企业,(比如中国出版集团公司、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应同时选取反映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的指标。劳动生产率指标一般以人均增加值、人均利润为主,根据企业实际情况,可选取人均营业收入、人均工作量等指标。

文化类国企中是否包括各大媒体?

三、更加重视市场在资源分配中的作用

静态状况下,对竞争性领域国企设置了上限,即企业的经济效益增长幅度,各类情况下,工资总额增长均不应超过这一指标。底线为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如不能完成这一指标,工资总额就不会增长。

1.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其中,当年劳动生产率未提高、上年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或者上年职工平均工资明显高于全国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应低于同期经济效益增长幅度。

假如小明所在国企2017年利润增长8%,且员工总数没有增加,即劳动生产率未变或提高了,则2018年小明公司工资总额最多可上浮8%。

假设小明是在一家工资本来就很高的国企,比如招商银行,那么平均工资显然已高于全国平均工资(2017年全国非私营单位城镇职工个平均工资为74318元,2017年招商银行平均薪酬为48.98万元,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当然,据了解,大部分央企的平均工资应该都高于74318元),那么即使小明公司2017年利润增长8%,且劳动生产率未变,工资上涨幅度也应该在8%以下。仍以招商银行为例,2017年利润总额增长14.82%,则理论情况下,2018年工资总额上浮不可超过14.82%。

2.企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营性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其中,当年劳动生产率未下降、上年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或者上年职工平均工资明显低于全国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当年工资总额可适当少降。

假如小明是在一家有色类国企,2017年利润下滑4%,2018年工资总额也应下调4%。其中,员工总数没有增加,人均劳动生产率没有下降或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2018年工资总额下调幅度可小于4%。假如该国企平均工资不足74318元,下调幅度也可小于4%。

3.对主业不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企业,上年职工平均工资达到政府职能部门规定的调控水平及以上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应低于同期经济效益增长幅度,且职工平均工资增长幅度不得超过政府职能部门规定的工资增长调控目标。

假如小明是在国家电网工作。2017年国家电网利润上涨为5%,且假设劳动生产率未变,相关任务完成的也很好,但国家电网职工年平均工资超过了74318元,则2018年工资总额不得超过5%。

结合后文来看, 非竞争类国有企业职工平均工资调控水平和工资增长调控目标 由人社部门制定。

4.企业未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工资总额不得增长,或者适度下降。

5.企业按照工资与效益联动机制确定工资总额,原则上增人不增工资总额、减人不减工资总额,但发生兼并重组、新设企业或机构等情况的,可以合理增加或者减少工资总额。

首页12下一页 分享到: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投稿联系:齐小姐 010-56245276 投稿资讯qq:1344090256 邮箱:qibingjie#bjxmai.com(请将#换成@)